法暖网>首页 > 刑事辩护 > 敲诈勒索罪

湖南永州公安敲诈勒索,湖南省敲诈勒索

时间:2022-11-20 05:00:04 作者:作者:杜卫 浏览128次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湖南永州公安敲诈勒索,以及湖南省敲诈勒索对应的法律知识,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

本文目录一览:

妻子与情夫开房,丈夫去捉奸,情夫逃跑时跳楼摔死,丈夫要负法律责任吗?

如果在捉奸过程中,“丈夫”等人没有对“情夫”进行胁迫,而是“情夫”自己害怕被捉,自己选择的跳楼的,“丈夫”等人是不承担法律责任的。我们就选择近日江华县人民法院一起判决来解释一下。

一、基本案情:

永州江华县李某得知自己的妻子与情人去宾馆开房,叫上了自己的四个朋友一同前去捉奸。在他们夺门而入的时候,妻子的情人为了不被发现,想要从窗户逃走,但却不小心坠楼身亡。事后,这名坠楼身亡男子的家属, 将李某夫妻及四个帮忙捉奸的人、以及宾馆起诉法院,请求赔偿八十多万元。

法院审理认为,李某等人踢门行为不一定使“情人”的生命受到威胁,爬窗户是情人的自愿行为,从楼上掉落是属于意外,所以相关人等不需要对“情人”的死亡担责。最后,法院认为酒店的安全措施不完善,所以综合考虑,要求酒店方赔偿四万元。

二、“四哥有法说”以案析法:

1、这起案件实则是一起侵权之诉。通俗来讲,要想让对方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索赔的一方就要举证对方存在违法行为、过错。对于一般的侵权案件来讲,无过错是无需担责的。在“情人”坠楼身亡事件中,李某及其它捉奸人是否存在违法行为、过错?首先说,李某的妻子与“情人”开房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是挑战社会底线违背公序良俗的行为。其次,李某作为偷情行为的受害一方,有权采取自力救济行为。李某的捉奸行为不存在违法行为,道德上也不能进行否定评价。最后,“情人”跳楼是李某等人破门而入之前,并不存在辱骂、威胁等行为。只能说“情人”跳楼是自主选择,而不是出于捉奸等人的直接胁迫。因此,可以说翻窗意外坠亡是“情人”自主选择的结果,与李某等人无直接关系。

2、对于法院判决宾馆担责问题。宾馆作为公众场所有义务保障消费者的人身安全。如果宾馆在安全设施上存在瑕疵的,就要承担相应的民事赔偿责任。媒体没有介绍清楚宾馆究竟存在什么样的过错,法院判决宾馆赔偿的理由是什么。“四哥有法说”感觉宾馆有点和稀泥,因不知道具体情况,这一点不再细讲。

三、“四哥有法说”提醒大家:

发现自己的婚姻对象存在婚外情行为,是谁都会恼怒,捉奸行为也在情理之中。从相关案例来看,捉奸行为处理不当,很容易会从“受害者”转变成“施害者”,出现重大伤亡的也要承担刑事责任。为此,在这里给大家提醒一二。

1、怀疑自己的婚姻对象存在婚外情行为,是否去调查、去捉奸,要把对婚姻、对家庭、对子女等影响考虑清楚。作者认为,如果自己不想离婚,最好不要去证实那种恶心的场面,得不偿失。

2、如果想在离婚过程中占据主动,或者争取多分财产,调查证实对方的婚外情行为,也是有必要的。但这种证据需要合法取得,不能存在违法、暴力、侵犯隐私行为,否则法院不会认可。特别是录像证据中出现殴打、辱骂现象的,法官绝对不会采信据以判案。

3、在捉奸过程中,不要存在暴力殴打、言语威胁、辱骂等行为,只需要取证证明婚外情属于事实就可以了。千万不要出现向第三者索要钱财的行为,这种行为很容易构成敲诈勒索罪的。

哈尔滨刘涌案是怎么回事?

刘涌案始末

记者:在最高人民法院对刘涌案提审之前,我们《法治在线》的记者专程来到了辽宁沈阳,我身后的这栋大厦就是曾经在沈阳非常有名的嘉阳集团的办公大楼,而嘉阳集团的原董事长就是要在锦州接受最高人民法院提审的刘涌。

刘涌,1960年11月30日生于辽宁省沈阳市,原任沈阳嘉阳集团董事长.2000年7月11日被沈阳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10日经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记者:在沈阳市的太原街,1989年的时候刘涌生活在这里。而恰恰是在那个时候,刘涌开始走上了他的犯罪之路。

在刘涌案一审二审的过程中,法院认定刘涌及其犯罪团伙的故意伤害行为,最早可以追溯到1989年9月11日,刘涌怀疑其当时的女友,与在第二届全国青年运动会上演唱大会主题歌的演员宁勇关系暧昧,便和宋健飞等人对宁勇进行殴打,致其脾脏破裂被摘除。

刘涌之后涉嫌的故意伤害案件还有1991年7月的伤害佟俊森案,1992年7月的伤害孙树鹏案,以及1992年10月用猎枪击伤沈阳市和平区公安分局园路派出所副所长刘宝贵案。

记者:如果说1995年以前,刘涌及其团伙的犯罪行为还主要集中在故意伤害等问题,但从1995年之后,刘涌被公诉的另一项罪名“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涉及的犯罪情节就陆续出现了。

根据公诉机关的调查,1995年9、10月间,刘涌为霸占中街沈阳双兴购物中心开办百佳超市,指使打手对购物中心经理吴某进行毒打,继而到吴家威胁和骚扰,逼迫吴某将花200多万元装修好的470平方米门面房“转租”给他。之后,刘涌又向别人勒索25万元,从中拿出5万元给吴作为补偿。

1997年秋,为垄断香烟市场,刘涌指使打手将业主李某、张某打伤,将铺面砸烂;

1998年5月,刘涌授意宋健飞等3人到沈阳春天休闲广场打砸两个铺面;

1998年6月11日,刘涌的打手在其授意下,对依法执行公务的辽宁省技术监督信息研究所的3名工作进行殴打,将其中两名致伤;

1999年5月,刘涌取得沈阳中街部分商业开发权后,使用暴力手段,强行拆迁。并指使打手持藏刀、枪刺等凶器,在光天化日之下砸毁药房,砍伤值班经理和多名员工,临走时还把附近两家店铺的玻璃砸坏;

1999年10月,刘涌因云雾山香烟销售情况不好,指使程健去市场查看并“收拾”经销同类香烟的业户,10月15日,宋健飞等人对经营云雾山香烟的业主王永学进行殴打,致王永学右肺门破裂,右心房破裂,急性失血性休克而死亡。

据统计,刘涌黑社会性质组织从1995年末初步形成至2000年7月初被沈阳警方抓获的4年半时间里,刘涌亲自参与或指使授意他人的犯罪行为共27起。

2002年4月,刘涌被辽宁省铁岭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非法经营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行贿罪、妨碍公务罪、非法持有枪支罪等多项罪名一审判处死刑。1年零4个月后的2003年8月,刘涌被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改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在刘涌被改判死缓的两个月之后,最高人民法院于2003年10月向刘涌送达了再审决定。

演播室

主持人:从刚才的这个短片中韩教授我们看到,刘涌最早的犯罪事实其实在1989年,但是公诉机关最后认定黑社会性质组织的初步形成却是在1995年,这中间就有一个时间差,我们应该怎么样来理解这个时间上的差异?

韩玉设:起诉中用的这个词,我觉得是非常准确的一个词,它叫做“在1995年初步形成”。初步形成意味着它还不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黑社会性质组织。从我们国家法律规定来看,在原来的《刑法》当中对黑社会性质组织是没有规定的,1997年修订《刑法》,在1997年修订以后《刑法》当中,增加了一个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组织罪,这种犯罪按照我们国家对于《刑法》效力的规定,一个犯罪行为如果发生在一个法律规定之前,对他没有束拘力,在他之后就要适用。而刘涌这个黑社会性质组织实际上是延续的,一直到他被拘留之前,在这一段时间,黑社会性质组织都是一个客观存在的事实,所以按照现行《刑法》的规定,对他追究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的这样一种犯罪事实,我觉得完全符合客观实际的。

主持人:王教授,我们怎么认定一种犯罪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

王大伟:我们国家《刑法》第294条有一个罪名,叫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里面有四个标准,一个标准是它有稳定的组织人数众多,比如说它有一个等级结构,上面有领导,底下有骨干层层不同级别的打手。第二个它要有经济势力,第三个它用了暴力胁迫等一些手段,最后一点就是包庇纵容,受到某些机关的包庇和纵容,就是形成一种收受贿赂的网络,同时它可以垄断一些行业,具备这四个条件,我们就可以认定它为294条。

主持人:在我们印象当中,黑社会以前似乎是离我们很远的一种东西,就是在西方的一些国家当中才有黑社会犯罪,有老大,拿着大哥大指挥一帮小喽罗到处去欺行霸市?打打杀杀的,但是现在在我们《刑法》的罪名当中也设了这样一个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罪名,在《刑法》当中设这样一个罪名,它的目的是什么?

韩玉胜:我想我们看到的我们国家规定的罪名,和国外是有差别的,我们把它称为黑社会性质组织,就是说它还不是一个完整意义上的严格意义上一种黑社会组织,像国外有很多国家确实有这种黑社会组织已经形成了规模,像欧美一些国家,像近邻的日本,都有一些黑社会组织存在,我们国家之所以要在《刑法》中规定,要惩治这种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因为这种犯罪对社会治安的危害极大,它使人民对于国家的一种秩序产生一种不安全感,会对人民心理上造成严重的影响,我们现在正在搞这种经济建设,而这种心理上的不安定必然影响我们去参与这种经济建设,所以在《刑法》中规定要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给予严厉程序,不论是从立法来讲,从司法来讲,还是从民意来讲,都是完全必要的。

主持人:针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全国公安机关近年来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而且取得了不错的结果。我们下面通过一个短片来回顾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重拳出击 打黑除恶

从2001年4月起,在公安部的统一领导之下,全国公安机关开展了声势浩大的“打黑除恶”专项斗争。截至2003年4月10日,全国公安机关共侦破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592起,被依法起诉的8905人。除了刘涌案件以外,其中:

吉林省打掉了以九届全国人大代表、吉林省人大代表、“吉港集团公司”总裁桑粤春为首,以合法公司为掩护,成员50名,犯下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及侵占巨额国有资产等罪行30多起,非法聚敛钱财数亿元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江西省打掉了铅山县以家族势力为核心,杀人、伤害、强迫交易等作案60多起,杀死6人、致伤致残48人,非法敛财1100万元,成员60多名的祝福全黑社会性质组织。为其充当保护伞的20多名党政司法干部被判刑。

浙江省查获了盘踞义乌市托运行业,故意伤害、敲诈勒索、抢劫等作案30多起,打伤20多人,非法敛财1000多万元,成员30多名的贾建军黑社会性质组织,涉案的9名国家工作人员被查处。

湖南省永州市查获了以“齐心有限公司”为掩护,从事伤害、聚众斗殴、强迫交易等犯罪活动,作案53起,非法敛财上千万元,涉案成员60多名的蒋齐心黑社会性质组织,30多名工作人员被查处。

广西壮族自治区打掉了北海市以李昌裕、李昌海为首,涉案成员50多人,涉嫌杀人、伤害、贩毒等案件44起,致死8人,伤残数十人的“西头帮”黑社会性质组织,11名国家工作人员充当保护伞被查处。

福建省打掉了横行顺昌县达十年之久,犯下杀人、伤害、敲诈等罪行数十起,涉案成员50多人的徐捷黑社会性质组织,18名国家工作人员因包庇罪被判刑。

演播室

主持人:王教授应该说通过近两三年以来我们这种持续不断的打击,黑社会黑恶势力遭到了重创,是不是意味着这样一种犯罪形势就已经被根除了。

王大伟:这句话整个来说还是为时过早,因为我们国家黑恶势力的形成它是有一定阶段的,就是说近20年来整个犯罪形势在一开始是呈上升趋势的,整个现在犯罪迅速上升的形势已经得到遏制,但是整体回落还是需要时间的,这里面黑恶势力也是占有一定比重的。因此我们说,坚持严打这个方针不动摇,恐怕整体的回落我们还是需要一定时间的。

主持人:这次最高人民法院对刘涌案的再审和判决,对全国的打黑除恶斗争有什么样的意义?

王大伟:这个意义是非常巨大的,可以说这些年一批犯罪分子被打掉,黑恶势力被打掉了,但是我们前面I的路程还是很长的,我们说我们的方针,第一不允许我们国内黑恶势力发展做大,第三不允许国外的黑恶势力进入我们国内渗透,所以这一场斗争还是长期的严峻。

主持人:好,谢谢二位。最高人民法院依法启动审判监督程序对刘涌案再次审理并做出判决,应该说在司法程序上这个案件已经划上了一个句号,但是本案带给我们的思考还远远没有结束,彻底根除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斗争还远远没有结束,各级司法机关依然要常抓不懈,把这场斗争继续进行下去。

恐吓威胁合伙投资人要钱能构成敲诈勒索罪吗?

为维护合法权益以威胁、胁迫方式获取高额赔偿款不构成敲诈勒索罪——陈曙光敲诈勒索案

案例要旨:为维护自身合法权益采取威胁胁迫方法获取高额赔偿款的行为属于维权过度,不应被认定敲诈勒索罪。

案号:(2010)永法刑再终字第14号

审理法院: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来源:《人民法院案例选》2013年第3辑(总第85辑)

【评析】

信息化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便利,也带来了一些烦恼,如“垃圾短信”。因此,信息维权便应运而生了。但是在利益的驱使下,信息维权领域也出现类似“买假打假”的情况,通过收集产商违法的信息,利用法律、政策的严厉处罚作为要挟的手段,向产商索取高额的赔偿费用。这类案件到底构不构成敲诈勒索罪是最大的争点。

敲诈勒索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对他人实施威胁,索取数额较大公私财物的行为。该罪构成要件为:(1)客体为公私财产权;(2)主观为非法占有故意;(3)客观为使用威胁或要挟行为;(4)主体为一般主体。其中使用威胁或要挟行为是该罪最主要的特征,也是认定罪与非罪的关键和难点。笔者认为,敲诈勒索罪中的“威胁或者要挟”应当具备三个方面的特征。

1.行为的不正当性。即对被害人及其亲属精神上实施了非法的强制行为,使其在心理上造成恐惧,产生压力。如以将要实行暴力、揭发隐私、毁坏名誉相威胁等等,这些行为都是法律所不允许的行为。如果实施的行为并不被法律所禁止,则不构成本罪。

2.后果的不正当性。即被害人要么被迫交付财物,要么正当利益受到损害,而这种两种后果的选择都会使被害人受到损害。交付财物,则侵犯了被害人财产权利,不交付财物,被害人的人身、名誉等正当权利将受到损害。

3.行为与后果之间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即被害人基于犯罪人的威胁或要挟,而被迫交付财物,否则自己的人身、名誉等正当权利将受到损害。被害人为了自己的正当权利,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必须满足犯罪人的要求。

本案中,被告人以向信息产业部投诉相威胁,利用SP商害怕被网络经营商终止业务的心理,索要高额的赔偿,其行为具有一定“威胁或要挟”的成分,但是行为人的维权行为是法律赋予公民的权利,不具备“威胁或要挟”行为的不正当性的特征。同时,SP商的超倍赔偿也没有被迫性,与行为人的“威胁与要挟”之间没有必然的因果联系。SP商向消费者发送诱惑性和不健康短信,本身就违反了国家信息部的相关规定,侵犯了消费者的权益,并且在遭到消费者投诉时,作为违法的SP商完全可以不必理会这种过高的赔偿要求,而是按照相关部门的规定来承担责任,如赔偿消费者合理损失,接受相关部门的处罚,采取有效的整改措施等等。再者,如果SP商不答应陈曙光的要求,面临的只是因其违法营业所面临的处罚,其正常的营业权并不会受到损害。因此,行为人的行为并不具备敲诈勒索犯罪中“威胁或要挟”的特征,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裁判规则

1.在缺乏合理的经济利益诉求的前提下,提出让被害人支付巨额金钱,否则继续上访的,可构成敲诈勒索罪——于翠芬敲诈勒索案

案例要旨:行为人为讨回其应得的征地补偿和相关损失进行上访,上访期间要求被害人支付巨额金钱否则继续上访,该诉求缺乏合理依据,且与行为人上访所要求的的补偿款与经济损失无内在联系,不宜认定为正当行使债权的行为;对于这类通过要挟迫使被害人给付财物的行为,可构成敲诈勒索罪。

案号:(2016)鲁10刑终113号

审理法院:山东省威海市中级人民法院

来源:法信精选

2.以胁迫方式索取并未超过自己产权的财产不构成敲诈勒索罪——王明雨敲诈勒索案

案例要旨:行为人以胁迫方式索取未超出自己产权的财产的行为并没有非法占有的故意,胁迫的背后隐藏的事实是为了追讨自己的合法产权,虽然手段上违反了法律,但不构成敲诈勒索罪。

案号:(2005)丰刑初字第1785号

审理法院: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

来源:《人民法院案例选》2008年第1辑(总第63辑)

司法观点

正确区分权利行使与敲诈勒索罪

行使权利和敲诈勒索罪之间的关系比较复杂,涉及三种情形:被害人用恐吓手段从盗窃犯等不法占有者手中取回所有物的;行为人认为自己“吃亏”而提出较高民事赔偿要求的;债权人主张债权时使用了敲诈勒索手段的。对上述问题如何处理,理论和实务中都争议很大。

首先,利用恐吓手段取回自己所有但被他人盗窃的财物的场合如何处理,相对简单一些,主要取决于对财产罪保护法益的认识。按照所有权及其他本权说,由于私法上认可并值得用刑法加以保护的他人所有权并不存在,敲诈勒索罪的构成要件该当性欠缺,不构成本罪(注:本罪是指敲诈勒索罪)。按照占有说的立场,盗窃犯的占有亦应给予保护,强取行为符合本罪构成要件,成立敲诈勒索罪,但是如果符合自救行为的条件,可以阻却违法性。按照平稳占有说或合理占有说,如果自己的财产是被对方夺取的,对方的占有不是平稳占有或有合理根据的占有,就无须用法律加以保护,取回所有物的行为不构成本罪;他人的盗窃行为经过了相当时间,对方的占有已经是平稳占有或合理占有的,取回所有物的行为可能构成敲诈勒索罪。实务中一般按照所有权及其他本权说,否定本罪的成立。

其次,对为行使(行为人自认为存在的)权利,如行为人自认为“吃亏”而提出较高民事赔偿要求,而使用恐吓手段的,实务中通常以无罪处理。例如,被告人甲认为某公司的拆迁补偿太低,在收到拆迁款后,提出进一步索赔的要求,后被对方拒绝。被告人便以举报开发商违法为手段,要开发商赔偿其25万元,否则继续举报,迫使开发商与其签订再补偿25万元的合同。一审法院以敲诈勒索罪判处甲有期徒刑6年,二审以甲没有非法占有目的、行为系主张民事权利为由改判其无罪。再如,被告人乙因为购买的一根冰棍中掺杂异物,而要求生产厂家赔偿50万元,终审也判决被告人无罪。实务上之所以通常做无罪判决,主要基于以下考虑:

第一,受财产罪保护法益的所有权及其他本权说的影响。敲诈勒索罪的本质是不法取得他人财物。在认为自己遭受财产损害进而可以主张民事权利的场合,法院倾向于认定行为人原本就可能得到补偿,其强迫他人交付财物的,只是实现了其应当得到之物,而未取得非法的财产利益;被害人的赔偿义务应当履行,谈不上有实质的财产损害。

第二,考虑社会通行观念。在现实生活中,主张权利时往往伴随过激言行,未超出通常观念所容忍的程度,不宜认定为犯罪。

第三,利益衡量上的考虑。行为人与被害人之间利益上的比较,是实务中判断财产罪的违法性时必须考虑的,不能只看被害人一方失去财产的事实,还要将其与行为人的财产权利衡量,以判断实质损害。

最后,实务中对使用恐吓方式使对方履行债务的,如果债权合法,且行为人主张的债权并未严重超过限额,即便使用了一定程度的恐吓手段,也通常不会认定为本罪。例如,消费借贷的债权人迫使债务人偿还到期债务的,一般来说,不构成本罪。但是,如果债权的合法性本身存疑,主张权利的方式违反社会通常观念的,可能被认定为本罪。例如,甲因妻子与他人通奸,为索取奸夫乙答应赔偿的5万元,携带凶器带领亲友10人前往乙家索要财物,法院判决甲构成敲诈勒索罪。法院作出有罪判决,通常基于以下考虑:第一,行使权利的方法是否严重超越社会秩序允许的范围(如纠集多人携带枪支、管制刀具胁迫他人履行债务),恐吓手段是否具有相当现实危险性的;第二,债权是否合法,设定债权时是否有不当行为,行为人试图取得的财物,是否明显超过对方承诺的债务数额;第三,行为人是否使用相当程度的暴力、威胁手段逼迫他人履行未到期债务。

因此,在实务中,主张债权行为是否构成敲诈勒索罪,需要综合考虑行为在规范的范围内是否可以容忍,以及债权行使目的的正当性、权利行使方式的相当性、手段必要性、被害者的状况等情形。

在实务中,对上述问题的处理,在大多数情况下相对都比较谨慎,这可能是出于政策上的多种考量。但是,我认为,如果坚持财产罪保护法益的合理占有说,对权利行使行为在理论上成立敲诈勒索罪的范围就应该适度大一些。理由在于:

(1)从保护法益的角度看,敲诈勒索罪的本质是侵害他人对财物的合理占有,在主张民事赔偿或强迫他人履行债务的场合,即使行使权利的行为在债权范围内,权利人实现了债权,但索要赔偿或主张债权的行为也可能侵害他人对财物的合理占有,被害人相应地也可能出现财产损害。实务中定罪范围过小,与财产罪保护法益的合理占有说并不一致。

(2)从非法占有目的的角度看,为行使权利而索要财物的场合,行为人至多只有债权请求权(很多时候连这种权利都没有),但没有对他人财物的占有、处分权,因此,行为人对自己的行为会侵害他人的合理占有有明知,同时,其有排除权利人,并将他人的财物(通常是金钱)作为自己的所有物的非法占有目的,因此,行使权利的行为通常也能够满足本罪的主观要素。

(3)从主张权利的程序上看,主张权利的情形,大多不符合自救行为的成立条件,不能阻却违法性。在行为人原本可以通过合法的民事程序主张权利时,对其行使权利的恐吓行为如果不定罪,等于鼓励行为人用合法民事途径之外的不法手段索要他人财物,这不利于维护财产秩序,也不利于形成国民的规范意识。当然,利用恐吓手段行使权利的行为在实务中确实比较复杂,是否定罪需要根据个案的具体情况仔细权衡,切实做到不枉不纵。

(摘自周光权著:《刑法各论》(第三版),中国人民法学出版社2016年版,第134~136页。)

法律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1997年修订)

第二百七十四条 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或者多次敲诈勒索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本条已被《刑法修正案(八)》修改。原条文为:敲诈勒索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关于湖南永州公安敲诈勒索和湖南省敲诈勒索的介绍到此,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帮助,请咨询本站律师一对一解答。

阅读全文
相关问答
栏目热点